中國政府網     省人大     省政協    
首頁> 省情>歷史人文
歷史沿革

  作為地域遼闊的多民族國家,中國各地很早就形成了相對固定的疆域劃分,各地之人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和生活形態也帶有明顯差異。所以有《禹貢》厘定九州,《詩經》采風列國的說法。而黑龍江地區的疆域沿革則呈現出既相對固定又不斷變化的特點。歷代以來,黑龍江地理疆域主要圍繞大小興安嶺、張廣才嶺和三江流域發展演變,沒有發生大的變動。到了近代,黑龍江地區的地理邊界變化呈現出國界后移、省界變遷和區劃演變三個特點。

  黑龍江作為行政區域名稱始于清代,而之前的漫長歲月里,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東胡(山戎)、濊貊、肅慎(息慎)等民族先民已經與中原民族產生了廣泛交流,相互影響,創造出輝煌燦爛的古代文明。早在帝舜時代,即有“息慎氏來朝,貢弓矢”的記載,周景王時宣布“肅慎,吾北土也”。隋唐時期,黑龍江地區在河北道的統轄之下,先后設立了渤海、黑水、室韋3個都督府。武周時,居住在今牡丹江流域的粟末靺鞨部酋長大祚榮,逐漸征服周邊靺鞨各部,于698年創立“震國”,并于713年改稱“渤海國”。“渤海國”創造了燦爛的渤海文明,其管轄范圍最盛時“方五千里”,南至今朝鮮的龍興江,東至日本海,西抵今內蒙古自治區境,北達今黑龍江。境內仿行唐朝的府州縣行政制度,設有五京、15府、62州、100余縣。“渤海國”于926年被契丹族(后于947年改稱遼)所滅,享國220余年。遼代(契丹于947年改稱遼))黑龍江地區西部和東部分屬上京道和東京道管轄。金代,今黑龍江省行政區域的絕大部分屬金上京路統轄,金立國之都上京會寧府遺址位于今黑龍江省阿城市白城。元朝時,東北地區屬于遼陽行中書省管轄,其轄境大體包括今東北三省與河北省的東北部以及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的廣大地區。今黑龍江省地區分屬開元路和水達達路管轄。明朝時期,東北地區實行了具有軍事戍守特點的都司、衛、所制。今黑龍江地區初為遼東都司管轄。1409年以后由奴兒干都指揮使司管轄。一、黑龍江省行政區域的產生和清代的行政建置清朝統一全國后,加強了對“龍興之地”——東北地區的統治,設盛京總管統轄。為抵御沙俄勢力對黑龍江流域的入侵,1652年,清廷派梅勒章京率兵駐守寧古塔(今海林縣境內)地方,翌年升為昂邦章京。于是,寧古塔、盛京兩昂邦章京并存,東北地區被劃分為兩大軍事駐防區域,即兩個行政區域。1662年,改稱“鎮守寧古塔等處地方將軍”,簡稱寧古塔將軍。今黑龍江地區位于寧古塔將軍轄區之內。將軍既是地方最高軍政長官,又是地方最高民政長官。1683年12月,清廷為抗擊沙俄入侵,于黑龍江左岸璦琿舊城設鎮守黑龍江等處地方將軍(簡稱黑龍江將軍),劃出寧古塔將軍所轄之西北地區,歸黑龍江將軍統轄,形成盛京、寧古塔、黑龍江三將軍并立,“自是東北三分,吉江并列”。這是黑龍江自成一個軍事、行政區域并以“黑龍江”命名的開端。黑龍江將軍之下先后設有黑龍江(璦琿)、墨爾根、齊齊哈爾、呼倫貝爾、呼蘭、布特哈、通肯等7城副都統和興安城副都統銜總管。1862年(同治元年)開始,黑龍江將軍轄區內取消副都統,相繼設立道、府、廳、州、縣等地方行政建置。

  黑龍江將軍轄區初期,廣袤數千里。東至畢占河、南至松花江,與吉林將軍轄區接壤;北至外興安嶺與俄羅斯為界;西至喀爾喀接車臣汗部界。17世紀中葉,沙俄開始不斷侵入中國黑龍江流域,1858年(清咸豐八年)簽訂了不平等的中俄《璦琿和約》,吞并了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烏蘇里江以東約40萬平方公里土地,也以中俄“共管”名義,被俄國侵占。至1860年(清咸豐十年)簽訂《中俄續增條約》(又稱《北京條約》),沙俄先后侵占中國東北領土大約100萬平方公里。晚清同治、光緒年間,黑龍江地區逐步取消封禁,放荒招墾,人煙漸稠,民事日繁,遂添設府、廳、州、縣建制。1907年4月(清光緒三十三年三月),清廷裁撤奉天、吉林、黑龍江將軍,設立奉天、吉林、黑龍江三省。黑龍江行省的行政區域承襲黑龍江將軍管轄范圍,東南和南部與吉林行省毗連,西南與奉天行省為鄰,西部與蒙古接壤,北部和東北部以黑龍江與俄國為界。全省總面積約57萬余平方公里,總人口127.3萬,省會駐齊齊哈爾城。行省以下分設府、廳、州、縣,并設道區分轄府、廳、州、縣。廳(州)分為直隸廳(州)和散廳(州)。至1911年(清宣統末年),全省分設3道、7府、6廳、1州、7縣及郭爾羅斯后旗、杜爾伯特旗、扎賚特旗和依克明安旗。二、民國時期黑龍江省的行政建置中華民國成立后,黑龍江省名稱和行政區劃沿襲舊制不變。至1914年末,黑龍江省共轄3道、23縣、5設治局、4旗;吉林省管轄屬今黑龍江境內有2道、18縣。1915年,中俄簽訂《呼倫貝爾條約》,將呼倫貝爾定為特別區,直接歸中國中央政府節制,受黑龍江省省長監管,復設呼倫貝爾副都統。1920年,黑龍江省長公署決定,呼倫廳改為呼倫縣。1925年,設置呼倫道,駐呼倫縣,轄呼倫、臚濱、室韋、奇乾4縣。從1917年起,中國政府逐漸收回對中東鐵路“附屬地”的管轄權,1920年10月31日,北京政府頒布《東省特別區法院編制條例》,規定中東鐵路附屬地改成東省特別區。1921年2月5日,成立東省特別區哈爾濱市政管理局,掌管中東鐵路沿線各地市政。1926年設置哈爾濱特別市和哈爾濱市政局等。1915年至1929年,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口增加,黑龍江地區陸續增設30個縣和設治局。黑龍江省共有42縣、11設治局。吉林省分設42縣,在今黑龍江境內有22縣。黑龍江省在裁撤道區的同時,將呼倫、黑河道改為呼倫、黑河市政籌備處,轄原道屬各縣。三、偽滿時期黑龍江省的行政建制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東北地區行政區劃,按照日本侵略者進行嚴密統治的需要,逐步把省劃小。1934年10月1日偽滿政府公布所謂“地方行政改革制度”和“省官制”。將東北4省肢解為10省和2特別市(后改為14省、2特別市和1特別區)。至偽滿洲國覆亡前夕,今黑龍江省境內共設有濱江、龍江、三江、黑河、北安、東滿6省,共轄5市、76縣、3旗。

  抗戰勝利后至1949年黑龍江省行政區域變化

  1945年8月31日,國民黨政府頒布收復《東北各省處理辦法綱要》,重行劃分東北行政區劃,將今黑龍江省境內劃分為松江、合江、黑龍江、嫩江4省。1945年底至1946年初,黑龍江地區處于國共雙方激烈爭奪各立政權之際。1945年10月至1946年4月,在中共東北局的領導下,黑龍江地區先后建立了合江、松江、黑龍江、嫩江、綏寧五省和哈爾濱市建制。各省管轄10個至20個縣(市)左右,為便于開展工作,在省縣之間設立了專區。但為了適應解放戰爭形勢發展變化的需要,省(區)建制調整變動比較頻繁,戰爭后期調整合并為合江、松江、黑龍江、嫩江4省和哈爾濱特別市。4省共轄82個市、縣、旗。各省分設的專區,除邊遠地區的黑河專區外,均已撤銷,由省直接管縣。五、1949年以后黑龍江省行政區域變化1949年4月21日,東北行政委員會發布《重劃東北行政區劃令》,決定黑龍江地區的合江、松江、黑龍江、嫩江4省和哈爾濱市合并為松江、黑龍江2省。5月中旬,撤銷合江省并入松江省,哈爾濱市改為松江省轄市。1954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頒布《關于撤銷大區一級行政機構和合并若干省、市建制的決定》,撤銷松江省建制,與黑龍江省合并為黑龍江省,同時將哈爾濱市改為省轄市并入黑龍江省。同年8月兩省正式合并,省會設在哈爾濱市。同時,將原黑龍江省所屬的白城、洮南、鎮賚、大賚、安廣、開通、瞻榆7縣,劃歸吉林省管轄。新的黑龍江省,南與吉林省接壤,西與內蒙古自治區為鄰,北、東隔黑龍江、烏蘇里江與蘇聯相望。全省總面積46萬余平方公里,總人口為1250萬。共轄3個專區、5個市、64個縣、2個旗、1個礦區。1960年以后的一段時間,部分專區和市縣的劃分和裁并反復性較大。至1966年底,全省分為6個專區、2個特區和8個較大的市。6個專區共轄65個縣和1個特區;9個設區的市(特區)共轄54個區、4個鎮。1967年,全省上下普遍成立革命委員會,將各專區均改為地區,由設立派出機構的專區變為一級區劃實體的地區,成為一級政權單位。1969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將內蒙古自治區所屬呼倫貝爾盟(突泉縣、科爾沁右翼中旗除外)劃歸黑龍江省管轄。1979年7月,按照中共中央、國務院的決定,將原呼倫貝爾盟及所屬各市、旗全部劃歸內蒙古自治區。1985年,黑龍江省共轄4個地區、10個地級市、6個縣級市、63個縣、64個市轄區、4個地區轄區。全省總面積46萬余平方公里,總人口3311萬。截至目前,全省共有1個副省級城市,12個地級市,2個省直轄縣(市)。總面積47.3萬平方公里(含加格達奇和松嶺區),總人口3834萬。

著名人物

  東北抗日聯軍英雄人物

  (選自《黑龍江省志·人物志》)

  姓名:趙尚志

  正文:趙尚志,1908年10月26日生,直隸省朝陽縣(今遼寧省朝陽縣)喇嘛溝人。1919年春,隨家遷居哈爾濱。

  趙尚志生于農民家庭,幼年時期當過學徒,做過雜役和信差,受盡了各種苦難。后來家境稍有好轉,于1925年2月考入哈爾濱許公工業學校。在校期間,趙尚志受俄國十月革命和“五四”運動進步思想的影響,串聯同學,秘密組織讀書會,閱讀進步書刊,探索救國救民之道。以后結識了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共產黨員吳寶泰,中共哈爾濱特別支部青年運動負責人彭守樸。1925年上海“五卅”慘案發生后,趙尚志在許公學校組織學生會,積極參加聲援斗爭,同年夏加入中國共產黨。學生參加愛國活動被軍閥當局視為大逆不道,學校以“不守校規”的罪名將趙尚志開除學籍。之后,中共黨組織介紹他到廣州投考黃埔軍官學校。1926年5月,蔣介石提出“整理黨務案”,加緊迫害共產黨人。趙尚志毅然退出黃埔軍校,按照黨的指示,重返哈爾濱。先后在哈爾濱、雙城、長春、沈陽,從事黨的秘密工作。1927年和1930年,兩次遭到奉系軍閥政府的逮捕,在吉林、沈陽、南京,度過了3年多的獄中生活,經受了嚴刑拷打和誘惑欺騙,但都沒有動搖。他在沈陽曾教育了一個獄方“教悔師”,使他棄惡從善,多次掩護共產黨員在獄中的活動。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經中共滿洲省委營救出獄。此后,趙尚志一直活躍在北滿抗日斗爭最前線。

  1932年春,趙尚志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5月,被派往巴彥,協助張甲洲整頓巴彥游擊隊。由于省委執行“北方會議”“左”的政策,加上游擊隊內成份復雜,該隊于1933年初瓦解。省委在總結巴彥游擊隊失敗的原因時,認為是趙尚志“右傾”所致,遂開除了他的黨籍。這一挫折,并未影響趙尚志的抗日決心,他又只身投入在賓縣一帶活動的義勇軍孫朝陽部,當了一名馬伕。一次,孫朝陽部被日偽軍圍困于賓縣東山,束手待斃,趙尚志提議以攻為守,用一部兵力據守東山,分出一部兵力攻打賓縣縣城。孫朝陽采納了這個計策,并派趙尚志率部攻城。趙尚志乘虛攻入城內,迫使敵人撤圍回救。事后,孫朝陽任命趙尚志為參謀長。趙尚志與中共珠河中心縣委派來的李啟東密切配合,協助孫朝陽整頓內部,開展游擊活動。不久,孫朝陽被日軍誘捕殺害。在敵特造謠挑撥下,孫部一些人企圖殺害趙尚志。經與李啟東商議,趙尚志率李啟東、李福林、李根植、姜熙善、王德全、姜甘用、金昌滿等7名骨干隊員,攜帶1挺機槍、11支步槍,脫離孫部去珠河中心縣委。

  1933年10月10日,趙尚志以7名隊員為骨干,在珠河中心縣委的領導下,創建了珠河反日游擊隊。不久趙尚志親率游擊隊,繳獲兩個偽警察所的武裝,擊潰兩次日軍的進攻。不到3個月的時間,隊伍發展到70余人,并開辟了以三股流為中心的珠河抗日根據地。日本侵略者把珠河游擊隊視為“北滿治安的最大禍患”,懸賞萬元通緝趙尚志。1934年3月底,趙尚志根據中共中央關于建立反日武裝統一戰線的指示精神,在珠河鐵道北,邀集10幾支義勇軍的首領,共同商議成立了東北反日聯合軍司令部,趙尚志被推選為司令。1934年6月28日,珠河反日游擊隊擴編為東北反日游擊隊哈東支隊,趙尚志任司令,張壽篯(李兆麟)為政治委員,隊伍擴大到450多人,下轄3個總隊,9個分隊。哈東支隊成立后,兵分3路,攻打了五常、賓縣、方正等縣城。三岔河一役,激戰兩天一夜,殲敵百余。肖田地突圍戰消滅敵人130多名。經過一年的戰斗,哈東游擊根據地擴大到珠河、方正、延壽、賓縣、五常、阿城、雙城等縣,控制了東西200多里,南北350多里的大片地區,擁有人口10萬,農民自衛隊員6000人。游擊隊紀律嚴明,愛護群眾,軍民親如一家。趙尚志在指揮作戰余暇,常和戰士一起幫助群眾耕耘、收割、劈柴、推磨,深受群眾的愛戴。1935年1月12日,滿洲省委決定正式恢復趙尚志的黨籍,充分肯定趙尚志在開除黨籍期間,繼續堅持抗日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1935年1月28日,以哈東支隊為基礎,吸收根據地的青年義勇軍骨干,成立了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趙尚志為軍長,馮仲云為政治部主任,隊伍增至750多人,哈東各縣的游擊戰爭更趨活躍,直接威脅日偽在北滿的統治中心哈爾濱。同年夏,經日本關東軍參謀部策劃,以駐哈日軍部隊長巖越中將為頭目,調集日偽軍警3000多人,組成“討伐隊”,分片圍剿珠河游擊根據地,血洗了珠河鐵道南北。珠河中心縣委決定,第三軍要在反“討伐”斗爭中壯大隊伍,主力部隊暫時移到松花江下游地區。趙尚志在湯原聯合李延祿、謝文東、李華堂、夏云杰,組成了東北民眾反日聯合軍總司令部。趙尚志被推舉為總司令,統一指揮北滿各部抗日隊伍。在一年多的時間里,鞏固發展了湯原游擊根據地,建立了后方兵工廠、被服廠和醫院,興辦了軍政學校。松花江南北兩岸,掀起了抗日斗爭高潮。第三軍隊伍迅速擴展成7個師,6000多人。1936年8月,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改編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趙尚志仍任軍長。由于1934年10月以后,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東北地區黨組織已與中共中央失掉聯系,滿洲省委又被撤銷,敵人采取了“集家并屯”、“匪民分離”等一系列隔斷抗日軍民聯系的惡毒政策,企圖把第三、六軍包圍在珠河根據地內,聚而殲之,這給北滿抗日部隊活動造成了極大困難。

  為了統一北滿地區黨的領導,統一對敵斗爭戰略,趙尚志根據原滿洲省委關于獨立自主進行工作的指示精神,提議于1936年9月18日在珠河帽兒山召開珠河、湯原中心縣委和三、六軍黨委聯席會議。會議從北滿實際情況出發,決定成立北滿臨時省委,選舉趙尚志為執委會主席,馮仲云為書記。北滿臨時省委決定,由趙尚志率第三軍沖出敵人重圍西征,開辟黑嫩平原新游擊區,其他部隊四處出擊,掩護第三軍西征。在半年多的遠征中,趙尚志指揮第三軍赴鐵驪、奔海倫、越小興安嶺,直驅黑龍江邊的遜河,縱橫數千里,大小百余戰,攻克20多座城鎮,殲敵800余人,俘敵300余人。其中,1937年3月7日海倫冰趟子一戰消滅敵軍300余人,內有日軍指揮官7人。第三軍的西征行動,打亂了敵人部署,保住了湯原根據地,為開辟新游擊區積累了經驗。

  “七七”事變后,北滿各地掀起了新的反日高潮。為配合全國抗戰,趙尚志以北滿抗聯總司令名議發出通告,號召東北各界同胞行動起來,反抗日偽統治,支援抗日聯軍。同時,組織北滿抗聯部隊積極出擊,襲擊敵人交通兵站,擾亂敵人后方,鉗制敵人。其英勇戰績得到中共中央、毛澤東的贊揚。毛澤東曾說,有名的義勇軍領袖楊靖宇、趙尚志、李紅光等人,他們都是共產黨員;他們堅決抗日艱苦奮斗的戰績是人所共知的。1938年1月,北滿臨時省委派趙尚志為代表,赴蘇聯尋找中共中央關系。趙尚志進入蘇界后,蘇方懷疑他為冒充代表,把他關押審查一年半之久,1939年6月,蘇方解除了對趙尚志的關押,并轉達了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的決定,任命趙尚志為東北抗聯總司令。同年7月,趙尚志率領在蘇的百余名抗聯將士回到東北,投入了緊張的戰斗。1940年夏,趙尚志被指控反對“王康指示信”(王康即王明、康生)推行反黨左傾路線,而被永遠開除黨籍,同年底又被調去蘇聯進行批判。

  1941年秋,趙尚志帶領5人小分隊重回東北,計劃重整隊伍,繼續抗日。他對身邊的同志說:“我死也要死在東北戰場上。”當日偽得到趙尚志出現在鶴崗、湯原的情報后,立即搜山“討伐”,并派遣特務劉德山混入小分隊,以假情報騙取了信任。1942年2月12日凌晨,趙尚志在劉德山的引誘下,帶小分隊去襲擊梧桐河偽警察分所。途中,劉德山暗中開槍,子彈洞穿了趙尚志腹部。敵人迅即包圍上來。趙尚志回手擊斃了劉德山,命令未受傷的隊員攜文件包轉移,他自己忍著劇痛進行掩護。后因流血過多,在昏迷中被俘。敵人把趙尚志押解到警察分所,突擊審訊。趙尚志在生命垂危時刻,仍然大義凜然,寧死不屈,使敵人驚嘆不已。偽三江省警務廳給偽滿洲國治安部的報告中記錄了趙尚志的最后表現:“趙尚志受傷后,僅活八小時,當警察對他審訊時,他對滿人警察說:‘你們也是中國人嗎?你們出賣中國,不覺可恥嗎?我一個人死去,這沒有什么。但要知道,抗聯是殺不完的。我就要死了,還有什么可問的呢?’他痛罵審訊官,狠狠瞪著警察,而對他受重傷所造成的痛苦,卻未發一聲呻吟。”趙尚志犧牲時年僅34歲。

  1947年,抗聯第三軍發祥地珠河縣人民召開工農代表大會,命名珠河縣為尚志縣,以永久紀念抗日民族英雄趙尚志將軍。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共黑龍江省委員會對趙尚志被開除黨籍問題進行復查,認定這是一起歷史冤案。1982年6月8日作出《關于恢復趙尚志同志黨籍的決定》,給予趙尚志徹底平反,恢復名譽。

  姓名:李兆麟

  正文:李兆麟,原名李超蘭,化名張壽篯。1910年11月2日出生于奉天省遼陽鏵子鄉小榮官屯一個農民家庭。少年時期在小學和私塾讀書8年,因父逝世,生活拮據,輟學務農。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李兆麟說服深明大義的母親,毅然離鄉,走上“殺敵救國復河山”的道路。同年11月到達北平。經同鄉進步青年張一吼介紹,結識了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常委、中共地下黨員馮基平(化名馮乃革)、夏尚志。他們推薦李兆麟加入抗日救國會。李兆麟以華北大學學生的合法身份作掩護,曾到北平市郊和門頭溝煤礦進行抗日救國的宣傳工作。

  1933年春節剛過,李兆麟隨同擔任中共遼陽縣委書記的馮基平返回東北,在遼陽一帶組織抗日義勇軍。李兆麟利用同鄉同學的關系,冒著風險,多方活動,把遼陽、奉天、本溪一帶“長江隊”、“燕子隊”等山林隊100多人聯合起來,成立了“東北抗日義勇軍第二十四路軍”,活躍在遼陽地區。同時,李兆麟還和馮基平等在他的家鄉建立起農民抗日救國會。同年5月,李兆麟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1月,受中共奉天特委派遣到本溪煤礦從事工運工作。翌年調奉天特委擔任軍事委員會干事兼青年士兵委員會負責人,在偽靖安軍中進行策反活動。同年6月,奉天特委遭破壞。8月李兆麟離開奉天,來到中共滿州省委所在地哈爾濱。

  到哈爾濱后,李兆麟擔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曾受滿洲省委派遣,以省委巡視員身份,先后到巴彥、海倫巡視工作,傳達《中共中央給滿洲各級黨部及全體黨員的信》(即“一•二六指示信”)精神。1933年10月李兆麟根據省委的指示,協助中共珠河(今尚志)縣委和趙尚志組建珠河反日游擊隊。1934年4月中共滿洲省委遭到破壞,李兆麟離開哈爾濱,來到珠河反日游擊隊,任游擊隊副隊長,隊長為趙尚志。5月中旬,與趙尚志率游擊隊聯合義勇軍攻打了賓縣縣城,斃傷敵軍七八十人。6月,游擊隊擴編為東北反日游擊隊哈東支隊,李兆麟任政委,趙尚志為司令。9月,與趙尚志率哈東支隊聯合義勇軍攻克五常縣重鎮五常堡,處決了惡霸,散發了傳單,繳獲大批軍用物資。在李兆麟、趙尚志領導下,哈東支隊不斷發展鞏固,珠河游擊區也迅速擴大,到10月,游擊區范圍比初建時擴大了3倍,從珠河發展到延壽、賓縣、五常、雙城等5個縣的12個區。

  1935年1月,哈東支隊改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李兆麟先后擔任二團、一團政治部主任。8月、10日,該團在方正與李延祿率領的第四軍配合,襲擊洼洪,全殲守敵。9月16日攻克南刁翎,19日又攻占林口鎮。

  1936年1月,李兆麟出席北滿抗日部隊領導人在湯原召開的擴大聯席會議。會議根據《八一宣言》精神,決定成立東北民眾抗日聯軍總司令部(后改為北滿抗日聯軍總司令部),趙尚志為總司令,李兆麟為總政治部主任。下轄三、四、六、九、十一共5個軍。此后,李兆麟以聯軍總政治部主任(代理六軍政治部主任)和三、六軍留守處主任身份,領導建立和鞏固湯旺河后方根據地的工作。他親自率隊掃清了盤據在查巴旗、老錢柜兩處據點的頑敵,使小興安嶺湯旺河一帶完全成為三、六軍控制下的后方根據地。

  1936年9月18日,在中共北滿臨時省委成立會議上,李兆麟被選為省委委員。他在開展部隊政治工作中,十分重視貫徹黨的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經常教育抗聯將士要保持艱苦奮斗、聯系群眾的作風,英勇殺敵,與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

  1937年“七七”事變后,為配合全國抗戰,牽制日軍入關,抗日聯軍主動出擊敵人,松花江下游兩岸廣大地區的抗日斗爭更為活躍。日偽當局極力實施三年治安肅正計劃,調重兵力包圍抗日聯軍。為打破敵人“聚殲”計劃,省委先后兩次做出向黑嫩平原遠征的決定。李兆麟根據省委指示,到綏濱、蘿北、富錦、寶清等地,與三軍政治部主任金策一起,將抗聯三、六、九、十一軍的部隊編成西征大軍,共分3批,從7月初開始,在不同地點踏上西征路程。

  1938年11月中旬,由李兆麟、李景蔭率領的抗聯第六軍、第十一軍組成的第三批遠征隊向黑嫩平原進軍。在遠征途中,李兆麟同他的戰友們創作了《露營之歌》。“朔風怒吼,大雪飛揚”。“火烤胸前暖,風吹背后寒”。這首《露營之歌》真實地反映了抗聯戰士所經歷的艱苦戰斗生活情景。

  1939年4月12日,中共北滿臨時省委召開第二次執委會議,決定改北滿臨時省委為北滿省委,李兆麟被選為常委兼組織部長;改組北滿抗聯總司令部,成立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李兆麟任總指揮。5月30日在德都朝陽山舉行成立大會時,李兆麟親自編寫《第三路軍成立紀念歌》,激勵戰士“厲兵秣馬,慷慨赴火線”,“殺敵救國復河山”。

  第三路軍成立后,所屬各部隊在黑嫩平原地區縱橫馳騁,不到兩年時間作戰300余次。1939年9月18日攻克訥河縣城,1940年9月23日攻克克山縣城,11月8日又一舉攻克肇源縣城。同時開辟以德都朝陽山和慶城、鐵驪安邦河后方軍事根據地為中心的廣大抗日游擊區。東北抗日游擊戰爭異常艱苦,由于被日軍嚴密封鎖,部隊經常斷炊。一次李兆麟和20幾名戰友被圍困在森林里,靠吃野菜、野果充饑。他給大家講古代伯夷、叔齊二人寧肯餓死首陽山,也不食周粟的故事,鼓勵大家克服困難,緊持抗日到底。他總是把揀到的榛子、蘑菇分給戰友們吃。在他的帶動下,抗聯戰士們終于艱難地度過四五十天斷糧日子。

  1941年6月以后,日本侵略者增調重兵進駐東北,抗聯部隊處境更加困難。根據中共黨組織的決定,為保存實力,使部隊得到休整,在東北除留小部隊堅持游擊戰爭外,主力轉入蘇聯境內。東北抗聯在蘇聯境內成立了教導旅,周保中任旅長,李兆麟任政治副旅長。1942年7月,東滿、吉東、北滿3省委合并,統一組建中共東北黨組織特別支部局(中共東北委員會),李兆麟任常委。在休整時期,東北抗聯將士經受了嚴格的軍事訓練和緊張的政治學習,為迎接抗戰勝利做了思想、政治和軍事上的準備。

  1945年8月9日,東北抗聯指戰員,配合蘇聯紅軍,打回東北。李兆麟領導一部分抗聯干部進入哈爾濱及周圍主要城鎮。李兆麟先后擔任哈爾濱衛戍司令部副司令員、松江地委書記、濱江省政府副省長、中共哈爾濱市委常委和北滿分局委員,以及哈爾濱中蘇友好協會會長等職務,為建立和平、民主、富強的新中國而開始新的戰斗。

  1946年1月,國民黨“接收”大員來哈爾濱。李兆麟以共產黨人和群眾代表的身份經常與之打交道,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的內戰陰謀,同他們進行針鋒相對的斗爭。李兆麟積極為和平民主事業奔走,引起國民黨反動派的忌恨。3月9日下午4時許,李兆麟不幸被國民黨特務殺害于哈爾濱道里區水道街九號三樓。時年36歲。

  哈爾濱市人民為紀念李兆麟,將水道街改為兆麟街,將安葬李兆麟遺體的道里公園改為兆麟公園,并在墓前建立1座鐫刻有“民族英雄李兆麟將軍之墓”的紀念碑。

  姓名:楊靖宇

  正文:楊靖宇,原名馬尚德,字驥生,曾化名張貫一。1905年2月16日生,河南省確山縣李灣村人。5歲喪父,隨母度日。7歲就讀私塾,14歲考入確山高等小學。1923年秋,考入河南省立第一工業學校。

  楊靖宇在小學讀書時,適逢“五四”反帝愛國運動,他同進步教師到街上去宣傳,教師們稱贊他:“別看馬尚德同學年紀小,他卻有真誠的愛國心。”在工業學校期間,他寫了一篇《戰區災民生還時之感想》的文章,通過描寫一個四處流浪老人的悲慘遭遇,揭露軍閥連年混戰,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他閱讀了《新青年》、《向導》等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刊物,并與一些具有進步思想的教師和共產黨員接觸,使他的思想進步很快。1925年“五卅”慘案發生后,他被選為學校代表,積極地投身到反帝愛國運動中去。在斗爭中,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楊靖宇入團后,在中共黨組織的幫助下,積極參加革命活動。他先后在家鄉創辦“農民夜校”,組織建立農民協會,推動農民運動在確山一帶開展。1927年4月4日,在黨組織的安排下,楊靖宇、張家鐸、張耀昶等率農民1萬余人舉行起義,經5天奮戰,攻克了確山縣城,并建立了河南省第一個代表工農利益的縣級革命政權——確山縣臨時治安委員會。正當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取得節節勝利之際,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在白色恐怖下,有些人動搖,脫離革命隊伍。楊靖宇就在這嚴峻的考驗下,于192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共產黨在“八七”會議上決定發動秋收起義。楊靖宇緊密配合中央紅軍,發動了劉店秋收起義,成立了確山農民革命軍,楊靖宇任總指揮。

  1929年春,中共中央調楊靖宇到東北工作,任中共撫順特支書記。他深入工礦,在工人中宣傳黨的主張、建立黨的外圍組織。接著,發動和領導了撫順、本溪礦工大罷工,使工人運動蓬勃地開展起來,后因叛徒出賣而被捕入獄。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楊靖宇被黨組織營救出獄,來到哈爾濱。牢獄里的折磨使他身體健康狀況很差,黨組織讓他先休養一段時間,楊靖宇卻迫切地要求黨組織安排工作。他說:“山河破碎、國土淪喪,災難深重的民族危機正威脅著中華民族的子孫,我怎么能安心休息啊!在監獄里并沒有累著我,只要我活著,就要工作和斗爭。”中共滿洲省委任命他為中共哈爾濱道外區委書記和東北反日總會會長。他在反日會工作期間,積極組織學校、工廠、鐵路反日會活動,支持馬占山將軍江橋抗戰。1932年春,省委任命他為中共哈爾濱市委書記和中共滿洲省委候補委員,不久,又代理軍委書記。是年7月,松花江泛濫,哈爾濱遭受空前大水災,道里道外一片汪洋,成千上萬災民無家可歸。日偽當局竟發布鎮壓法以防災民反抗。楊請宇按照省委的指示,領導發動災民進行反迫害斗爭。他發現有的難民所災民一頓飯只領到1個小饅頭,有的還領不到,他立即組織災民采取“罷領”行動,并提出斗爭條件。迫使日偽當局保證每人每頓發兩個饅頭,并及時供水。在哈爾濱工作期間,由于環境艱苦,經費困難,楊靖宇在生活上極為簡樸,一件舊灰布大衫始終伴隨著他。他曾說過:“一個普通人都應講求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何況共產黨員呢?黨員對黨的事業必須具備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同年11月,受中共滿洲省委的派遣,楊靖宇去南滿的磐石、海龍巡視工作。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他經常出入深山密林,說服了一些土匪和地方武裝停止仇殺、內訌,一致抗日,使一大批抗日力量團結在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周圍。

  1933年1月,楊靖宇留任南滿游擊隊政治委員。5月,參加了在哈爾濱召開的滿洲省委擴大會議。會議討論了怎樣貫徹黨的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糾正“左”的錯誤在東北造成的嚴重影響。會議決定將原紅軍游擊隊改為人民革命軍,聯合其他抗日武裝共同對敵。會議決定楊靖宇作為省委代表在南滿領導抗日斗爭。他到南滿后,認真貫徹黨的民族統一戰線政策,聯合南滿抗日義勇軍,共同與敵人斗爭。1934年2月21日,召開了南滿抗日軍聯席會議,成立了抗日聯軍總指揮部。20多支抗日武裝,一致推舉楊靖宇為總指揮,還通過了抗日聯合宣言。另一方面,楊靖宇積極推進政權建設和組織建設,召開了南滿民眾代表大會,成立南滿特區人民革命政府籌備委員會,鞏固和發展了黨的地方基層組織,使游擊區不斷擴大,并相繼建立了通化中心縣委和柳河中心縣委。

  1934年11月7日,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正式成立,楊靖宇任軍長兼政委。楊靖宇治軍有方、紀律嚴明,深受人民群眾的愛戴,在廣大群眾的支持下,東北人民革命軍不斷壯大。1936年2月20日,為響應黨中央的號召,東北抗日部隊,以楊靖宇等抗日將領的名義發表了《東北抗日聯軍統一建制宣言》。以黨領導的東北人民革命軍6個軍為基礎,聯合其他抗日武裝,先后成立了東北抗日聯軍11個軍,楊靖宇繼任抗聯一軍軍長兼政委。抗聯一軍在楊靖宇的指揮下,在南滿地區給日偽軍以沉重的打擊,本溪梨樹甸子一役,殲滅偽軍百余人,偽少將旅長邵本良被擊傷后斃命。此后,日本顧問英俊大佐也被抗聯一軍擊斃。日本侵略者驚呼“楊靖宇是滿洲治安之癌”。

  1936年6月,抗聯第一路軍組成,楊靖宇任總司令兼政委。全國抗戰爆發后,楊靖宇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廣泛地開展游擊戰,他帶領抗聯將士攻打日偽據點,襲擊列車,炸毀軍火庫,殲滅大量日偽軍,有力地配合了全國抗戰,極大地牽制了敵人的有生力量。

  1938年,日本帝國主義為了發動太平洋戰爭,加緊對中國關內進攻,為了解除后顧之憂,集中了大批兵力,瘋狂“討伐”東北抗日聯軍。日偽軍所到之處,實行野蠻的“三光”政策,抗日根據地遭到嚴重破壞,東北抗日游擊戰爭進入困難時期。楊靖宇率部克服缺衣少食的極大困難,堅持與日偽軍展開殊死的斗爭。1938年春、夏季,連續展開通輯鐵路破襲戰,一度使日偽鐵路工程陷于癱瘓狀態。秋季,在輯安縣長崗與偽軍李景清旅交火,擊斃日本指導官高崗武治等60余人,俘30余人,繳獲大批軍需品。不久,楊靖宇率領警衛旅1000余人,往通化、臨江一帶轉移。日軍調集重兵前來堵截,日軍“討伐”總司令三木中將親自督戰。楊靖宇率軍邊走邊戰,10月中旬,部隊來到臨江縣的岔溝,決定在此宿營,結果被日偽軍約1500人重重包圍。楊靖宇臨危不懼,一方面沉著應戰,在一天的激戰中打退了敵人10幾次進攻,殲滅了大量敵軍;一方面召集干部開會,商定突圍計劃,找出了敵軍防御的薄弱之處。乘午夜日偽軍困乏之際,從地形險峻的西北角突出重圍。岔溝之戰,殲滅俘虜日偽軍百余人。1939年冬,形勢更加緊張,日軍調集了大量軍隊圍剿抗聯一路軍,抗聯戰士處境極端困難。1940年初,楊靖宇為了保存力量,把部隊化整為零,以小部隊的形式與日偽軍繼續戰斗在長白山區,他帶領10幾名戰士準備去找第一方面軍。2月中旬,他們到達濛江縣境,由于叛徒告密,敵人緊緊地追了上來。經過三四天的周旋,才甩開圍追的敵軍。為了縮小目標,楊靖宇決定只帶領警衛員朱文范、聶東華2人繼續前進,聯絡部隊。臨走時,他叮囑大家:“為了革命我們要堅持到底。”2月18日,楊靖宇派去找群眾買食物的朱、聶2人,不幸遭敵人襲擊,英勇犧牲。敵人搜身時,發現了楊靖宇的圖章,斷定他就在附近,于是下令加緊搜索,并不許上山打柴的農民帶飯,以斷絕楊靖宇的糧源。楊靖宇只身一人,幾天來未進一粒糧食,以凍草、棉衣中的棉花和雪水充饑,同敵人相持5個晝夜。2月23日下午,楊靖宇來到濛江縣保安村三道崴子山上,不幸被特務發現,大批敵人包圍上來。敵人喊叫著讓他投降,回答敵人的是一串串的子彈。日軍見活捉不成,便兇猛地向楊靖宇射擊。拼殺中,楊靖宇左腕被子彈射中,他忍著劇痛堅持與敵人戰斗。但終因寡不敵眾,敵人的子彈射中了他的胸膛,楊靖宇壯烈犧牲,年僅35歲。

  楊靖宇犧牲后,日本關東軍的官兵們無法理解他在深山中多日不進食物還能堅持戰斗,殘忍地剖開了他的腹部,發現他的胃中沒有一粒糧食,只有枯草、樹皮和棉花。楊靖宇頑強不屈的精神,在日本朝野上下和侵略軍中引起極大的震動。

  1949年,郭沫若參觀東北烈士紀念館后,被楊靖宇的事跡深深感動,當即題詩一首:“頭顱可斷腹可剖,烈士難消志不磨。碧血青蒿兩千古,于今赤旆滿山河。

  姓名:趙一曼

  正文:趙一曼,女,原名李坤泰,又名李淑寧、李一超。趙一曼是她來東北參加抗日斗爭時期的化名。1905年10月25日生,四川宜賓(今四川省宜賓縣)人。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后,她的大姐夫、革命青年鄭佑之,把反帝反封建的新思想,帶到了這個深山溝里,趙一曼開始受到啟蒙教育。1923年冬,經鄭佑之推薦,由共產黨員何必輝介紹,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10月,在家鄉白楊嘴村正式建立了團支部,趙一曼被選為支部書記。同年12月13日,趙一曼又創建了“白花場婦女解放同盟會”。同盟會號召當地婦女起來,“反對三從四德”,“反對多妻制”,“反對童養媳制”,婦女人會者達到180多人。她們與土豪地主胡丹楹,進行了多種形式的斗爭。

  1926年2月17日,趙一曼毅然離開封建家庭,考入宜賓女子中學就讀。由于她努力學習,思想進步,積極參加革命斗爭,被選為女中學生會常委、宜賓縣學生聯合會常委。不久由團員轉為共產黨員,任社會主義青年團宜賓地區委員會婦女委員和宜賓縣國民黨左派縣黨部第一任代理婦女部長。1927年1月,經中共宜賓黨組織同意,趙一曼考入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武漢分校女生大隊學習。同年9月,又被送往蘇聯中山大學學習。1928年冬回國。先后在湖北宜昌、江西南昌和上海等地,從事共產黨的秘密工作。

  1932年春,中共中央派趙一曼到東北抗日前線。先在奉天,同年秋來哈爾濱,任滿洲總工會秘書、組織部長和哈爾濱總工會黨團代理書記,經常活動于老巴奪煙廠、哈爾濱電車廠。1933年4月2日,領導了哈爾濱電車工人舉行的全市反日大罷工。1934年春,哈爾濱黨組織被破壞,滿洲省委決定趙一曼轉移到珠河(今尚志)工作。同年7月,就任中共珠河中心縣委委員、特派員和婦女會負責人。這期間,趙一曼深入農村,與群眾打成一片,積極向群眾宣傳抗日救國道理,組織抗日婦女會。她發動婦女們給抗日部隊做軍衣、軍鞋,站崗放哨,傳遞情報,運送給養。她在建設保衛珠河根據地、支援抗日部隊、打擊敵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1935年春,調任中共珠河鐵道北區委書記,同年秋兼任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一師二團政治委員。

  1935年11月的一天早晨,二團突然遭到日偽軍包圍。在突圍中,趙一曼掩護全團轉移后,左腕受貫通槍傷,由3名隊員護送到春秋嶺附近一家農舍養傷。敵偽密探米振文將這一情況報告偽軍警“討伐”隊。22日,“討伐”隊隱蔽包圍了農舍。雙方經過激烈槍戰,隊員老于頭和送糧農民劉福生犧牲,趙一曼左大腿部受重傷,流血過多而致昏迷,與另外兩名隊員同時被捕。趙一曼被押到哈爾濱偽濱江省警務廳。日本特務頭目親自主持審訊,以威脅利誘無效后,就用皮鞭子抽,用竹簽釘入指甲,都未能從趙一曼口中逼出半句口供。趙一曼的傷處化膿嚴重,敵人為了軟化她,從她口里得到所需要的情報,把她送進哈爾濱市立第一醫院監視治療。看守警察董憲勛,女護士韓勇義,都是有正義感的青年,趙一曼就向他們講述抗日武裝——人民革命軍的斗爭事跡,爭取他們逐漸由同情、羨慕到決心參加抗日隊伍。趙一曼在病床上用董憲勛偷送進來的筆和紙,開始寫作,以翔實的材料,揭露日本軍國主義者侵略東北的暴行,贊頌東北人民的抗日壯舉,寄托驅除日寇的殷切愿望。趙一曼傷勢見好后,她們共同計議逃離醫院,奔赴哈東抗日游擊區。經過周密準備,于1936年6月28日深夜,順利地逃出哈爾濱。29日上午7時,偽哈爾濱警察廳得知這一消息,當即跟蹤追擊。30日晨5時,偽騎警隊在離抗日游擊區不到20里的阿城縣金家窩堡,追上了趙一曼乘坐的馬車。3人被押回偽警察廳。敵人反復提審一個月,趙一曼受盡各種酷刑,答復的始終只是“不知道”3個字。

  1936年8月2日,敵人押送趙一曼到珠河去“游街示眾”。途中,趙一曼從容地給她的愛子寫下了遺書:

  “寧兒,母親對于你沒有能盡到教育的責任,實在是遺憾的事情。母親因為堅決地做了反滿抗日的斗爭,今天已經到了犧牲的前夕了!母親和你在生前是永遠沒有再見的機會了。希望你,寧兒啊!趕快成人,來安慰你地下的母親!我最親愛的孩子啊!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實行來教育你。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你的母親趙一曼于車中”

  1936年8月2日,趙一曼在珠河小門外刑場,英勇就義。時年31歲。

  姓名:冷云等八烈士

  正文:冷云,女,原名鄭志民。1915年生,吉林省樺川縣(今黑龍江省樺川縣)悅來鎮人。1938年率領婦女團,隨抗聯一軍一師西征時,與另外7名女戰士一起,投入烏斯渾河,以身殉國。后世贊頌她們的英雄事跡為“八女投江”。冷云于1925年入悅來鎮北門里兩級小學讀書。1931年,考入佳木斯樺川縣立女子師范學校。在學校學習期間,受進步教師影響,關心國家的興衰和時局的變化。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她積極參加抗日宣傳活動,并準備投奔在佳木斯附近活動的李杜所屬抗日義勇軍,但因她是個女子,年齡又小,這個愿望沒有實現。193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畢業后,回到悅來鎮,以小學教師的公開身份,從事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秘密抗日斗爭。她注意團結周圍教師和學生,啟發他們參加抗日救國斗爭。她千方百計地與偽警憲特子弟接觸,得到日偽軍事情報,及時轉送給抗聯部隊。1937年春,得知悅來鎮偽警察與日本守備隊去興山鎮(今鶴崗市)一帶“討伐”,她及時轉送情報。抗聯部隊接到情報后,趁敵人內部兵力空虛,夜襲悅來鎮,獲得大批軍需物資。1937年8月,冷云加入抗聯第五軍。開始在軍部秘書處擔任文化教育工作。她積極編印戰士文化課本和宣傳材料,熱情地給戰士們講課。沒有粉筆,就以燒焦的樹枝代用。沒有黑板,就在剝掉樹皮的樹干上書寫。她能說會唱,頗受戰士們的歡迎。后被派到婦女團任小隊長和指導員。

  1938年春天,為沖破日偽軍事大“討伐”,抗聯四軍、五軍,按照第二路軍總指揮部的指示,向五常縣境遠征,以打通與活動在五常一帶的第十軍的聯系,破壞日偽軍的“討伐”計劃。遠征部隊從林口縣出發。冷云所在的婦女團和男戰士一樣,跋山涉水,穿行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里。遠征部隊于7月中旬攻打葦河縣樓山鎮后,又將四軍的女戰士并入第五軍的婦女團,隨第五軍一師行動。當一師進入五常境內后,遭到日偽軍的重兵圍攻,傷亡很大,被迫回頭轉向牡丹江沿岸轉移,打算重返林口、刁翎一帶,尋找五軍軍部。一師轉戰到牡丹江畔時,許多女戰士已在往返幾千里的征途中壯烈犧牲,婦女團只剩下指導員冷云,班長胡秀芝、楊貴珍,戰士郭桂琴、黃桂清、李鳳善、王惠民、安順福8名女戰士。

  1938年10月下旬的一天夜里,冷云等8名女戰士,同一師余部露宿在牡丹江支流烏斯渾河西岸的柞木崗山下(今林口縣刁翎鎮三家子村附近),準備第二天渡河東去。深秋季節,夜冷風寒。指戰員們經過長期行軍,再加上戰斗和饑餓,體質非常虛弱。他們在河岸邊點起篝火取暖。不料,篝火被敵特葛海祿發現,他報告并帶領日本守備隊連夜追來,埋伏在附近。第二天拂曉,隊伍準備渡河。當時,因連日秋雨,烏斯渾河河水驟漲。師部命令會泅水的金世峰參謀帶領8名女戰士先行渡河。金世鋒試探著游向對岸,冷云等正要下河,敵人突然發起進攻。一師隊伍倉促應戰,隊伍處在河灘,地形不利,于是邊還擊邊向西邊柞木崗林地帶撤退。冷云等8名女戰士被隔在河邊。為了使大隊盡快撤出去,減少損失,冷云指揮7名戰友,從左翼向敵人猛烈反擊,把敵人火力吸引過來。大隊乘勢突人密林。當師部發現冷云等8人還據守在河邊與敵人激戰時,又返回來沖向敵人。敵人已經用重火力封住山口,切斷了8名女戰士與大隊的聯系。冷云高喊:“同志們,沖出去!保住手中槍,抗日到底!”大隊發起兩次沖鋒也沒有沖過來,傷亡越來越多。大隊指揮員不得不忍痛下令,向西山柞木崗密林里撤去。敵人追不上大隊,就集中火力猛攻岸邊,企圖活捉冷云等8名女戰士。冷云等8人,雖然人少力單,彈藥不足,但是,她們隱身在柳樹叢里,沉著應戰,不斷打退小股敵軍的進攻。冷云等一面背水,三面受敵,萬難突圍。在子彈打盡,后退無路情況下,8名女戰士寧死不屈,毅然投入烏斯渾河,壯烈犧牲。冷云當年23歲。

  姓名:周保中

  正文:周保中,原名奚李元,字紹黃。白族。1902年2月7日生于云南省大理府灣橋村。父親是鞋匠,母親務農,家境貧寒。1913年入縣立高小學堂學習,以后又上了一年中學,因家中無力供讀,不得不中途輟學。

  1917年2月,15歲的周保中,離家遠赴昆明,投入云南護國軍第一師教導營當學兵。8月,學兵期滿,被編入護國軍第五軍,歷任中士、上士、準尉、少尉、中尉代理連長等職。隨軍到過川東、鄂西、陜西等地,參加多次“靖國護法”戰役。

  1922年冬,周保中被選送到云南陸軍講武堂第十七期工兵科學習,1924年10月畢業。在講武堂學習期間,他積極參加了新文化團體的創建工作,擔任過云南學生會主席,初步接觸了民主主義思想,開始思索中國革命問題。從講武堂畢業后,由于不滿地方軍閥暴政,借口返籍結婚,脫離部隊,出國游歷。1925年1月,經緬甸、印度、錫金、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輾轉到達當時國民革命中心的廣州,參加了同鄉趙成渠任師長的駐粵滇軍第一師,充任連長。滇軍瓦解后,周保中于1925年8月,加入駐防河南的馮玉祥的國民軍,先后在國民革命軍第三軍、第二軍任連長、營長,轉戰于陜西、河南、河北。1926年5月,重返廣東,參加了國民革命軍第六軍,隨軍北伐。在北伐戰爭中,因屢建戰功,由營長提升為上校團長,少將副師長。1927年蔣介石叛變革命,在中國革命轉入低潮時,周保中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8年末,中共中央派周保中赴蘇聯,先后在中國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國際列寧學院學習。1931年9月回國,12月被派到東北領導抗日斗爭。

  1932年2月,周保中到達哈爾濱,任中共滿洲省委軍委書記。3月,省委書記羅登賢派周保中到吉東地區的綏寧一帶,組織領導抗日武裝斗爭。周保中到東寧后,投入李杜自衛軍,在其左路指揮部宣傳部工作,因受猜疑和排斥,復又轉入中國國民救國軍。救國軍總司令王德林,很器重周保中,聘請他為總參議兼前方總指揮部參謀長。在前方指揮部,周保中直接指揮了一系列對日偽軍的作戰:7月率救國軍一部進攻了寧安縣東京城;7月底率部攻人安圖縣城;9月初指揮救國軍和安圖、樺甸抗日武裝攻入敦化縣城;10月指揮部隊攻入寧安縣城。周保中作戰勇敢,指揮有方,關懷、愛護戰士,注意團結上層軍官,擴大了共產黨在下層士兵中的政治影響,很快在士兵中發展了一批黨團員,成立了黨支部。1933年初,救國軍被日寇擊潰后,王德林撤往蘇聯,前方總指揮吳義成逃入老黑山隱藏起來。周保中以救國軍總參謀長名義,在安圖組織了救國軍遼吉邊區留守處,收編余部,重整部隊,來歸的各抗日部隊,逐漸達到千余人,其中由共產黨直接控制的邊區軍一、三連有200多人。1934年2月,周保中根據滿洲省委的指示,在寧安,以邊區軍一、三連和寧安工農義務隊為基礎,聯合救國軍余部,組建了共產黨直接領導的綏寧反日同盟軍。同年夏,率部奔赴東滿,與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二軍獨立師聯合進攻汪清崔通大甸子。戰斗中負傷,但仍堅持指揮戰斗。從1934年9月到1935年1月,日偽軍對寧安地區展開秋冬季大“討伐”,周保中指揮同盟軍,采取靈活機動的游擊戰術與敵周旋,經大小30余次戰斗,粉碎了敵人的大“討伐”。

  1935年2月初,周保中在黨的領導下,把反日同盟軍改編為東北反日聯合軍第五軍。1936年2月,又改編成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五軍。周保中擔任軍長、軍黨委書記。1937年3月,周保中指揮抗聯第三、五、八、九軍聯合部隊700余人攻擊依蘭縣城,予日偽當局很大震動。

  1937年3月,中共吉東省委成立,周保中任省委執行委員會委員。同年10月,吉東省委改組,周保中任省委執行委員會主席。在吉東省委領導下,東北抗日聯軍第四、五、七、八、十軍,統一編成東北抗聯第二路軍,周保中任總指揮。二路軍活躍在松花江南北,烏蘇里江以西和牡丹江流域廣大地區,給日偽軍以沉重的打擊。同時牽制大批日軍,有力地配合了全國抗戰。

  1938年,東北抗日游擊戰爭進入艱苦階段。日軍集中重兵,對活動在三江地區的吉東、北滿抗聯部隊,進行了大規模的“討伐”。為了粉碎敵人的陰謀,周保中制定了西征計劃。西征部隊,翻越老爺嶺,沖破了敵人重圍,攻克葦河樓山鎮,突入五常、舒蘭,迭挫強敵。周保中則親率二路軍總部和留守部隊,繼續留在寶清、富錦、虎饒地區,破壞敵人的鐵路線,襲擊敵警察署和“集團部落”,牽制敵人兵力,掩護西征部隊。經過2年多的殘酷血戰,總部和西征部隊終于沖出敵人的包圍。1940年以后,日軍繼續增兵東北,瘋狂實行歸屯并戶,對抗日聯軍進行殘酷軍事掃蕩同時,嚴格進行經濟封鎖,幾乎完全隔絕了抗聯部隊與人民群眾的聯系。為了保存革命力量,堅持長期斗爭,抗聯主力陸續退入蘇聯境內整訓。1942年7月,入蘇抗聯部隊整訓后成立了教導旅,周保中擔任旅長。周保中既抓部隊整訓,還經常派遣小分隊回東北活動,同時,繼續指揮堅守在吉東、北滿的抗聯部隊,打擊日本侵略軍。

  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周保中率領抗聯教導旅,配合蘇軍參加了解放東北的戰役。以后又同中共中央派來東北的大批干部,以及八路軍、新四軍部隊匯合,投入了創建鞏固的東北根據地的斗爭。在解放戰爭時期,周保中曾任遼吉軍區司令員,吉林軍區司令員、東北民主聯軍副司令員、東北軍區副司令員、吉林省政府主席等職。在黨中央、東北局領導下,周保中指揮吉林軍區部隊積極配合主力作戰,在戰略防御階段有力地支援了四保臨江、三下江南作戰。在戰略進攻階段,先后解放了樺甸、伊通、雙陽、磐石、九臺、德惠和農安等縣。在遼沈戰役中,率部完滿地完成了配合東北野戰軍第一兵團封鎖、包圍長春的任務。為解放東北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周保中曾擔任云南省政府副主席,并曾當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二屆代表,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候補中央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會委員。因長期艱苦游擊戰爭生活,他的身體健康受到嚴重損害。1952年冬,所患心臟病更加嚴重,但仍堅持工作。1954年周恩來總理派專機將他接到北京療養。在治療與休養期間,他與疾病進行頑強斗爭,同時撰寫《東北人民抗日游擊戰爭情況》、《憶東北抗日游擊戰爭》等革命回憶錄,以總結革命斗爭經驗,教育青年一代。1964年2月22日,因長期患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終年62歲。

  陳翰章,滿族,1913年6月14日生于吉林省敦化縣城西半截河屯一個農民家庭。他幼年聰敏、性格剛強。1921年入本村私塾,1925年又轉到敦化城內私立宣化小學讀書。1927年6月,入敦化敖東中學,受進步教師的影響,積極參加反帝愛國活動。1930年底中學畢業,先后當過小學教師和縣民眾教育館講演員,兼辦一個平民夜校。利用這些條件,積極地進行反帝反封建的宣傳,受到人民群眾的歡迎。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略軍占領敦化。陳翰章目睹日軍的侵略罪行。懷著抗日報國的決心,毅然投筆從戎,于1932年9月23日,加入周保中領導的中國國民救國軍,任前方總指揮部秘書。

  陳翰章在救國軍中的中國共產黨秘密組織的培養下,于1932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按照黨組織的部署,他在救國軍中積極開展反日統一戰線工作。1935年東北反日聯合軍第五軍成立,他任五軍二師參謀長,協助師長傅顯明率領部隊活動在寧安一帶。他們在幾十次戰斗中殲敵千余人,迫使日本侵略者不得不放棄鏡泊湖沿岸的戰略建設計劃。

  1936年6月,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成立,陳翰章調任第一路軍第二軍五師師長,并當選為中共南滿省委委員。他所率部隊堅持在鏡泊湖和敦化地區活動,擔負著南滿省委與吉東、北滿黨組織和第一路軍與三、五軍的交通聯絡重任。1937年“七七”全國抗戰開始后,陳翰章指揮部隊開展游擊戰,到處攻據點、截軍車、破壞鐵路橋梁、炸毀飛機場、倉庫等,有力地配合了全國的抗日斗爭。1938年7月,他指揮部隊殲滅了守衛鏡泊湖水電工程的日本守備隊,燒毀了工程事務所,遣散了被抓來的勞工,使日寇的修建計劃徹底破產。部隊進入敦化、額穆地區后,在半截山打死日軍宛野指導官,在二龍山痛擊永田大隊并襲擊了大川車站。當地群眾編了歌謠唱道:“日本鬼子遭了殃,出門遇見陳翰章。”

  1939年7月,陳翰章升任抗聯第一路軍第三方面軍指揮。同年8月,與魏拯民、侯國忠率部分3路攻打安圖縣大沙河,這里是敵軍的重要據點。陳翰章擔任正面主攻。戰斗歷經4天打死打傷和俘虜日偽軍500多人,繳獲輕機槍7挺,步槍300余支,還有大批軍用物資。為了粉碎敵人秋季“討伐”,9月24日他指揮了位于敦化縣南的寒蔥嶺伏擊戰。長達四五里的伏擊戰線上,500多名戰士經過兩小時的激戰,殲滅日軍少將司令松島以下270多人,擊毀汽車11輛,繳獲大批給養、武器和彈藥。這之后,陳翰章不斷率部殲滅日偽“討伐”軍,不但削弱敵軍力量,同時使抗日聯軍獲得大批軍用物資。

  1940年4月,陳翰章在敦化縣南牛心頂子山戰斗中左腿負重傷后,仍忍著傷痛指揮隊伍突出重圍,進入二龍山密營休整。由于當時環境艱苦,沒有醫藥治療,他的傷口感染化膿,不能行動。軍醫把僅有的一點止痛的黃碘藥膏拿給他用,他說:“咱們20多個傷員,就這么一點藥,真是太寶貴了。我的傷不重,還是給別的重傷員用吧!”他讓軍醫拿來一條白布,用一根木棍把布條穿進傷口引到另一頭,然后忍著劇痛來回拉動布條,清除傷口的爛肉膿血,使傷勢好轉。

  1940年冬天,敵人集中兵力,圍攻抗聯,形勢十分嚴重。陳翰章指揮部隊和敵人幾次血戰,損失很大。為了保存力量,繼續打擊敵人,他讓三方面軍主力部隊向東移至三江地區,自己帶領一支小部隊留在鏡泊湖一帶鉗制敵人。12月5日夜里,他帶隊來到鏡泊湖北湖頭,趁著大風雪,燒毀了敵人伐木的高岡作業所。

  第二天夜里,陳翰章帶隊向南湖頭進發,準備進入小彎彎溝密營休息時被叛徒告密。敵人調集日偽軍1000多人,從東、北、西三面包圍上來。12月8日下午,陳翰章指揮戰士們和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戰斗。敵人嚎叫著要陳翰章投降,陳翰章高聲回答:“我死也不當亡國奴,中國人民早晚要把你們消滅掉!”子彈打光了,戰士們也大部分犧牲了。這時敵人打過來一排子彈,陳翰章中彈倒地。日寇用戰刀刺他的面部,兇殘地剜出了他的雙眼,割下了他那不屈的頭顱。年僅27歲。

  鏡泊湖地區的人民永遠懷念他們的英雄兒女,深情地傳頌著這樣一首歌謠:

  鏡泊湖水清亮亮,

  一顆青松立湖旁,

  喝口湖水想起英雄漢,

  看見青松忘不了將軍陳翰章。

  姓名:夏云杰

  正文:夏云杰,1903年生,山東省沂水縣四十里鋪金廠莊人。1926年3月全家逃荒到黑龍江省湯原縣。先在縣城做小生意,一年后遷往太平川務農。農閑季節到黑河金礦做零工。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夏云杰受到中共湯原縣委宣傳隊反日愛國宣傳的啟發,激起強烈的愛國熱忱。從此,經常與知心的工友,一起探索抗日救國的真理,并逐漸與中共地下黨員有了接觸,參加過非黨積極分子培訓班。

  1932年11月,夏云杰經中共滿洲省委巡視員馮仲云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3年8月,當選為中共湯原中心縣委委員,負責軍事工作。他主動聯合當地五六股義勇軍,組建了東北民眾反日義勇軍。在攻破湯原縣城之后,由于執行了改編而不是聯合的“左”傾政策,致使這支隊伍逐漸削弱,終于瓦解。10月4日夜,湯原中心縣委遭到敵人的破壞,除夏云杰外,縣委委員全部被捕。湯原城內,一片白色恐怖。妻子勸他暫避風險,他說:“越是在黨處于困難的時刻,越要經受住嚴峻的考驗。”他不顧個人安危,挺身而出,擔起縣委的領導重負。一面恢復全縣黨的組織,一面調集40余名青年黨員,繼續創建黨直接領導的游擊隊。他們從敵人手中奪取武器,武裝自己。經過艱苦斗爭,到11月末,湯原民眾反日游擊隊終于重建起來。夏云杰派戴鴻賓、宋瀛州為正、副隊長。同時,在太平川、蔡家屯、田家屯、長發屯等地建立與整頓了抗日救國會組織,發展了會員,為創建湯原抗日根據地奠定了初步基礎。

  1934年2月,湯原游擊隊與格節河劉紀三金礦護礦隊建立了同盟關系。4月,兩支部隊聯合進兵太平川,開辟了游擊區。同年5、6月間,又聯合馮治綱的“文武”隊,連續襲擊了鶴立農場、太平川警察分駐所、反動地主盤踞的二道崗連環窯,鎮壓了投日漢奸,繳獲步槍數10余支。戰斗的勝利鼓舞了群眾的抗日斗志。夏云杰認真執行全民反日統一戰線政策,受到各界人士的擁護。太平川的知名人士劉顯(劉鐵石)、愛國的地主黃有、自衛團團長張傳福,先后拋舍家業,自帶槍馬,投奔了夏云杰部隊。

  1934年10月,夏云杰就任改名后的湯原民眾反日游擊總隊政治委員、黨委書記,戴鴻賓為總隊長。總隊下轄4個中隊,140余人。年末,隊伍擴大到400余人,成為震撼松花江下游地區的一支抗日勁旅。次年9月,夏云杰、戴鴻賓率隊智取太平川警察署,俘獲署長林青。攻占了反動地主喬玉柱、耿子修的土圍子,收繳了自衛團武裝,向貧苦農民散發了反動地主的浮財。從此,湯原中心縣委把太平川建設成抗日根據地。這一經驗曾被縣委推廣到湯原全縣。

  1936年1月中旬,湯原游擊總隊擴編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六軍,夏云杰任軍長。張壽篯(李兆麟)為代理政治部主任。軍部直屬4個團,部隊發展到千余人。同年6月,擴編成8個團。9月,六軍改稱為東北抗日聯軍第六軍,夏云杰仍任軍長,并當選為中共北滿臨時省委委員。抗聯六軍在夏云杰率領下,轉戰于小興安嶺的深山密林,馳騁于遼闊的三江平原,到處抗擊日本侵略者,有力地推動了三江人民的抗日斗爭。

  同年11月,根據六軍黨委會決議,在黑金河集結兵力,籌備給養,避開敵人正面進攻,遠征嘉蔭。21日,夏云杰隨警衛連,途經丁大干屯時,遭到湯原偽治安隊的突然襲擊,身負重傷,搶救無效,26日以身殉國。時年33歲。

  姓名:李海峰等十二烈士

  正文:抗日戰爭時期,東北抗日聯軍五軍三師八團一連的16名戰士,為保衛東北抗日聯軍二路軍總部及五軍三師“密營”(根據地)與日偽軍進行了一場遭遇戰。連長李海峰、指導員班路遺及戰士朱雨亭、魏希林、陳鳳山、李芳鄰、夏魁武、王仁志、張全富、楊德才、王發、李才等12人,在英勇激戰中壯烈犧牲。這就是著名的抗聯十二烈士。

  蒲秋潮,女,字振聲、逸民。1905年生,四川廣安人。

  蒲秋潮在北京女子師范大學讀書期間,曾參加“五卅”運動,被選為全國女學生代表。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后去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深造,畢業后回國,任中共河北省委秘書長。

  1929年,同愛人胡倫一起被中共中央派往東北,從事黨的工作。1930年,中共滿洲省委遭到破壞,她同愛人相繼被捕入獄。在獄中,受到敵人的百般折磨和威脅利誘,但他們始終堅貞不屈,使敵人無據定罪,囚禁2年后釋放。蒲秋潮在被囚期間結識了一位難友郭寶山,他是蒙古族人,因蒙漢民族矛盾毆斗被囚禁。郭寶山見蒲秋潮和胡倫對人親切,又有學問,便求胡倫替他寫狀子申冤。從此,郭寶山與他們結下深厚的友誼。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日本帝國主義為分化中國各民族的團結,籠絡收買人心,把原被東北軍逮捕的大部分犯人釋放出獄。郭寶山出獄后,被日軍委任為密山縣偽警備騎兵旅旅長。黨組織利用蒲秋潮和胡倫在獄中與郭寶山的這一特殊關系,派他們2人打入偽警備旅搞秘密工作。胡倫擔任偽警備旅機槍連連長,蒲秋潮做了郭寶山兩個女兒的家庭教師。蒲秋潮經常給郭寶山的女兒講愛國主義、民族團結的意義,還幫助搞一些家務,深得郭寶山全家的敬重。時間久了,他們成了知心朋友,蒲秋潮和胡倫2人借此有利條件,為黨收集了不少有價值的情報,為抗日聯軍第四軍提供了許多物資,并協助黨地下組織做瓦解敵軍工作。蒲秋潮常常從郭寶山夫人及其兩個女兒口中,獲得警備旅什么時候清剿抗日聯軍等情報,然后冒著生命危險,將情報迅速傳遞給抗聯四軍,使黨組織和抗聯四軍及時掌握敵人的動向,出奇制勝。蒲秋潮還經常借看望胡倫的機會,給偽軍連隊士兵講中外歷史,通過說古論今,使士兵們明白自己是中國人,不是“滿洲國”人,從而喚起士兵們的愛國之情。同時,利用這種聯系,從偽連隊買子彈,供給抗日聯軍。

  1934年上半年,蒲秋潮和胡倫接到中共密山縣委的指示:將偽警備騎兵旅中的機槍連策反出來,投奔抗聯四軍。經過一番緊張而嚴密的工作,他們終于把機槍連的兩個排策反出來,帶著62名機槍手和步槍手、機槍6挺、步槍52支、彈藥萬余發、馬64匹,經中共地下組織介紹送往抗聯四軍。蒲秋潮任抗聯四軍敵偽工作部辦公室主任,胡倫任抗聯四軍參謀長。蒲秋潮在與敵斗爭中,積勞成疾,1936年6月病逝于哈爾濱,時年30歲。

  1961年“九•一八”三十周年紀念時,原抗聯四軍軍長李延祿曾寫詩悼念蒲秋潮:

  遠涉異鄉抗夷敵,征戰北國虎穴居。

  石硯磨穿軍心變,拋卻文房束征衣。

  千古風流一代驕,革命英雄數今朝。

  忠心為國垂青史,堪稱當代女英豪。

  姓名:王光宇

  正文:王光宇,原名王明堂,又名王興。生于1911年,吉林省德惠縣人。少時就讀于德惠縣大房身兩級小學、德惠縣立中學,品學兼優。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投筆從戎,參加德惠縣反日義勇軍。

  1933年春,他說服年邁的父親,辭別新婚的妻子,與陶凈非、李飛等進步同學一起到哈爾濱,經同鄉同學董振國介紹,在哈爾濱東省特別區第一中學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時參加中共滿洲省委舉辦的秘密訓練班。3個月結業后,于同年6月被派到寧安工農義務隊做政治工作,積極協助隊內主要領導人李荊璞、于洪仁提高部隊思想軍事素質。1933年末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4年春,以寧安工農義務隊為基礎,吸收部分義勇軍參加,成立了綏寧反日同盟軍。1935年2月,綏寧反日同盟軍改編為東北反日聯合軍第五軍(后改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五軍),王光宇任一師一團政治委員。他以自己卓有成效的工作,被指戰員們譽為“一團的好政委”,“積極、勇敢、忠實的好干部”。

  1935年以后,日本侵略者對以寧安為中心的綏寧地區展開了瘋狂的大“討伐”,同時極力推行“集團部落”政策,妄圖將抗日部隊困死、餓死、凍死在深山里。1936年1月20日五軍黨委召開特別會議,決定將主力向中東鐵路以北轉移,指定五軍二師為先遣部隊。已被任命為二師的政治部主任的王光宇根據五軍命令,同二師師長傅顯明一起率隊沿穆棱、密山、依蘭轉移。2月,進軍途中,在密山黃泥河子煤礦附近與敵遭遇。戰斗中傅顯明犧牲,王光宇接任師長職務,率領部隊繼續前進。

  1937年3月,王光宇當選為中共吉東省委委員和抗聯五軍黨委委員。不久,抗聯第二路軍總部發動了攻打依蘭縣城日偽軍的戰斗。為配合友軍,王光宇率隊參加此次戰斗,圓滿地完成預定任務。5月以后部隊轉戰依東、樺川、富錦、寶清一帶,采用靈活機動的游擊戰術,與敵軍周旋于深山密林中。

  1937年“七七”事變后,全國抗戰爆發。王光宇指揮所部與抗聯四軍部隊緊密配合,在寶清等地積極開展游擊戰爭。同年10月,調任抗聯四軍副軍長。

  1938年春,日本侵略者加緊軍事行動,對抗聯進行瘋狂的“討伐”和嚴密的封鎖。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5、6月間,王光宇和抗聯四軍軍長李延平,受命率領抗聯四軍主力和五軍二師,由寶清、富錦向依蘭、五常遠征,史稱西征。西征途中,在攻占敵軍據點葦河樓山鎮后,于7月中旬進入哈東地區。部隊曾被敵軍多次包圍,給養斷絕,減員很大,處境異常艱難。王光宇始終保持沉著、冷靜和樂觀的革命精神,繼續遠征,堅持戰斗。8月中旬進入五常縣沖河一帶。

  1938年12月,在五常縣九十五頂山與敵人的一次激戰中,王光宇壯烈犧牲。時年27歲。

  姓名:郭鐵堅

  正文:郭鐵堅,原名郭成文。1911年4月生于吉林省依蘭府(現黑龍江省依蘭縣)。1933年畢業

  于依蘭縣立中學。1935年5月在刁翎大通溝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8月16日,帶領兩名黨員智取大通溝偽大排隊,說服6名隊員反正抗日。8月18日,帶領20多人攜戰利品,參加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被編為一團游擊連,郭鐵堅任連長。

  1935年9月,游擊連到五道河子活動,獲悉偽軍運送給養船要從這里經過,郭鐵堅指揮部隊埋伏在河兩岸山包后面。當敵人運輸船駛進伏擊圈時,他一聲令下,槍聲四起,半小時就結束戰斗,繳獲敵人全部給養,10多支步槍。之后率隊長途跋涉,轉戰于依蘭、方正、勃利等地,進行過多次戰斗。1936年春,游擊連劃歸抗聯九軍領導,郭鐵堅任連指導員。同年5月調任九軍軍部科長。

  郭鐵堅說服父母,動員妻子、大哥和兩個弟弟參加抗日部隊。小弟弟郭成章在戰斗中獻出了生命。郭鐵堅幼小的兒子在人家寄養時,被日本侵略者搜出,慘遭殺害。在郭鐵堅的感召下,刁翎小學30多名學生參加了抗日隊伍。

  1938年1月,東北抗聯第九軍整編隊伍后,郭鐵堅任一師政治部主任,兼九軍訓練班教官,后任九軍二師師長。同年5月,根據中共北滿臨時省委指示,郭鐵堅率二師90余人從依東渡江向海倫遠征,行至鐵驪遭敵人圍擊。突圍中與三軍部隊失去聯絡,率隊西進。部隊到達綏棱縣張家灣時,又被洪水圍困山上,給養斷絕,戰士多染疾病。20天后,洪水消退,他帶病深入村屯,爭取群眾幫助,使部隊渡過難關。于11月勝利到達海倫。

  1939年,郭鐵堅擔任北滿抗聯第四支隊參謀長,與支隊長雷炎率部在綏棱、海倫一帶活動。抗聯第三路軍成立后,其所部于1940年春改編為第九支隊,郭鐵堅仍任參謀長兼黨支部書記,轉戰于黑嫩平原。1941年抗日戰爭進入極其艱苦階段。為開辟新游擊區,郭鐵堅于8、9月間率九支隊從訥河向西部遠征。9月20日,隊伍行至嫩江西岸郭泥屯時,被敵人包圍,郭鐵堅在戰斗中壯烈犧牲。時年30歲。

  姓名:許亨植

  正文:許亨植,原名許克,又名李熙山、李三龍。朝鮮族。1909年出生在朝鮮慶尚北道善山郡。約于1923年遷居奉天省開原縣。1929年遷至吉林省賓縣枷板站(今黑龍江省賓縣賓安鎮)。

  枷板站是中共北滿特委進行革命活動的地方。許亨植很快接受革命思想,參加了革命活動。在農閑時間,他經常往來于哈爾濱、阿城、珠河(今尚志)、湯原縣之間,完成中共組織交給的秘密任務。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北滿特委組織所屬各特支、支部黨團員參加哈爾濱“五一”反日游行,許亨植率領荒山嘴子的10余名黨團員參加了這一活動。事后,許亨植等被捕,解送沈陽監押。1931年12月底,經中共黨組織多方營救獲釋,與金策等到賓縣工作,在鳥河、枷板站等地組織農民反日救國會和自衛隊。

  1933年春,許亨植奉命赴松花江下游通河、湯原、珠河縣鐵道北黑龍宮一帶,從事組織抗日游擊隊工作。1934年6月,調往東北反日游擊隊哈東支隊先后任第三大隊政治指導員、第一大隊長。1935年夏,升任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二團團長。當時正值日偽軍發動春季“大討伐”。根據三軍司令部的統一部署,二團聯合道北10余支抗日義勇軍,進行外線作戰,取得了攻襲延壽縣柳樹河子、珠河縣大小亮珠河農場、賓縣高麗帽子等戰斗的勝利,打破了日本侵略者把游擊隊圍殲在根據地的計劃。同年冬,許亨植調三團任政治部主任。1936年初,三團擴編為第三師,升任三師政治部主任。許亨植聯合在五常、舒蘭一帶活動的“雙龍”、“創江南”等義勇軍,成立了反日聯合軍道南指揮部,隊伍達千余人。三師在聯合作戰中,沖鋒在前,退卻在后,受到友軍的擁戴。在小山子一戰中,重創日偽軍,使三師和義勇軍聲威大振。

  1936年9月,中共北滿臨時省委成立,許亨植當選為執行委員,并調任抗聯三軍一師政治部主任。1937年,北滿省委和北滿抗聯總司令部為加強和解決松花江下游地區抗聯各部隊的協同作戰及統一征收、分配給養問題,成立了依東(后改哈東)辦事處,任命許亨植為辦事處主任。同年6月,北滿臨時省委召開擴大會議,許亨植調任抗聯第九軍政治部主任。九軍原為東北軍軍官李華堂指揮的部隊。為了整頓這支隊伍,許亨植在方正縣大羅勒密建立了軍政訓練班,培訓的百余名干部、戰士,成為九軍的骨干。

  1939年4月,許亨植遞補趙尚志出任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軍長,不久提升為抗聯第三路軍參謀長,兼任第十二支隊政治委員。為了開辟龍南地區的游擊活動,十二支隊選拔組成精干的小分隊,由慶城出發,突破敵人的包圍,曉住夜行,迅速到達肇州縣境。9月初,夜襲豐樂鎮,以迅猛的攻勢,繳了偽警察局的全部武裝,活捉偽鎮長,打開銀行、倉庫,把繳獲的糧食、物資分給當地的老百姓,取得了進入三肇地區的第一個勝利。繼而又攻入肇源縣城,使日本侵略者大為震驚,也揭穿了敵人關于抗聯已徹底瓦解的謊言。

  1941年夏,蘇德戰爭爆發后,日本侵略者更加瘋狂地對抗日武裝進行“討伐”,抗聯的活動極為困難。同年10月,北滿抗聯部隊大部轉移到蘇聯境內整訓。許亨植率領兩支小部隊在國內繼續堅持日斗爭。小部隊經半年的時間,在慶城、鐵驪、巴彥、木蘭、東興一帶,重新建立了反日救國會,組成新的抗日力量。許亨植經常冒著危險來往于各地,指揮各部的活動。1942年7月末,他和警衛員陳云祥到巴彥、木蘭、東興檢查工作后,露宿于邵凌河畔。8月3日清晨被敵人發現包圍,激戰中身中數彈,壯烈犧牲。時年33歲。

  姓名:李延平

  正文:李延平,1903年3月9日出生于吉林延吉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幼時入私塾讀書,因生活所迫中途退學,到皮匠鋪學藝,后因皮匠鋪倒閉而失業。1928年到哈爾濱謀生,學習駕駛汽車,學成后未被錄用,回家鄉種地。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1932年1月,他毅然辭別家鄉父老妻兒,到寧安參加了李延祿領導的自衛軍補充團,任團副官和作戰參謀。3月,參加了寧安南湖阻擊日軍上田支隊的戰斗。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3年1月,自衛軍補充團聯合救國軍一部組建了東北抗日救國游擊軍,李延平任該軍游擊支隊隊長,活動于綏芬河、東寧、密山一帶。同年冬,受黨組織派遣去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革命理論和軍事知識,1935年冬返回東北。

  1936年3月,李延祿奉調入關,李延平代理東北抗日聯軍第四軍軍長。5月,為了粉碎敵人對勃利、林口一帶抗聯部隊的大“討伐”,他率領部隊從勃利向寶清、富錦等地進軍,后與第三軍四師配合,摧毀偽警察局所,襲擊“討伐”隊,攔截敵人運輸車,開辟了寶清、富錦游擊區,還建立了多處密營和后方基地。入冬,部隊在寶清大葉子溝密營進行冬訓,李延平親自講課。在異常艱苦的環境和頻繁戰斗中,李延平身體受到嚴重損害,于1937年8月回密營養病。病愈后不久,率第四軍同抗聯第五、第六軍攻打敵人據點涼水泉子,獲得勝利。以后又4次率部隊進入敵人統治嚴密的寶清四區募集抗日經費。同年11月,根據中共吉東省委的決定,抗聯四軍進行整頓,李延平任軍長。

  1938年春,日本侵略者對松花江下游地區的抗日聯軍進行更為瘋狂的大“討伐”,抗日部隊雖然英勇戰斗,但損失很大。在這種情況下,抗聯二路軍總部制訂了遠征計劃,計劃沖出敵人包圍圈,到五常、舒蘭地區開辟新的游擊區。5月下旬,李延平與四軍副軍長王光宇等率領四軍同五軍二師一起開始遠征。部隊一邊戰斗,一邊前進。經過一個多月的艱苦奮戰,于7月中旬到達葦河縣(今尚志縣葦河鎮)境內。在這里,李延平同遠征部隊其他領導人共同組織了攻打樓山鎮的戰斗,殲滅守敵,繳獲了大批武器彈藥和給養物資。8月,李延平率部隊進入五常縣境內,由于地理不熟,孤立無援,未能實現同在五常活動的抗聯十軍會合的計劃,反而陷入敵人的重重包圍之中,終因寡不敵眾,部隊被敵人打散。李延平和王光宇帶領7名戰士沖出重圍。

  1938年11月20日,李延平被叛徒苗喜春殺害于珠河縣一面坡西南沙河子南溝。時年35歲。

黑龍江省人民政府主辦   黑龍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承辦   黑龍江省政府機關辦公信息化技術服務中心運營管理   東北網技術支持

政府網站標識碼:2300000061      備案序號:黑ICP備05008713      

黑公網安備 23010302000360號

一星定位胆技巧